top of page

手沖的我執

9月 05, 2015


前幾天與基隆的某位退休咖啡吧檯師傅聊天。 我們已經見過不少次面,相距第一次見面也有五、六年了。 其實一直聽說他是老吧檯手,專門沖咖啡的,當時正覺得吸收了不少手沖的知識,志得意滿的我還頗不以為然,畢竟沒看他沖過。

後來又陸陸續續遇見幾次,都是在台中"咖啡再生"遇見的,也頗有緣份。 這次因為台中交機,又再遇見一次,深聊之下,也真的現場觀察他手沖的過程,才發現自己的沖法已經過於繁雜,小細節都被無謂的技法掩飾,一般水準尚可,無法穩定又能沖出完整風味。

無論是Kono、不斷水、田口護等等,各種技法中的林林總總,其實都是為了沖出一杯好咖啡。而這些技法的發展表面上是為了突顯各種烘焙的優點,避免缺點,回到源頭,卻只是希望能表現出一杯咖啡完整的風味而已。

雖然因為烘焙手法的不同,手沖技法的推陳出新,回到最初,也只為了一杯好喝的咖啡而已。 技法的多寡或是理論的完整,都媲美不了一杯完整風味的咖啡。 手沖只是一個過程,卻凸顯了一種我執,執著於可笑的自我,回到最初,這也不過只是一杯咖啡而已。 用太多的知識與技法,都掩蓋不了沖不好的結果。 重新審視自我的執著何來.......



本文章同時刊載自:


14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